真快,到了2020年的春节,一直不期盼这个节日的到来,总想着能在春节做个了断,可能又要落空了,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发生让我这个春节过的稍微轻松了下,让自己不想见人的接口找了个合适的理由,说轻松也不轻松,仍然在旋涡里出不来,比之前要好的多了,起码我可以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去回顾自己的感情经历,不再一说就想哭,虽然也是在努力的控制着,总算看到些进步。
2020,鼠年,12生肖的开头年,本该是个重新开始的年份,自己的前方依旧黯然,许多话没人可说,自己憋得难受,怕伤害别人,努力扮演好一个成年人切实的发生在我身上,真的很不喜欢跟一年见不了一次的人去寒暄,宁可躲起来不见,见了每年还是那一套说辞,几号回来的,几号要回去,现在最多在聊聊病毒,干瘪的让人窒息,对不喜欢的人也要假装热情,哪怕心底满是厌恶,实在搞不懂这种交际有什么意思,也许我在长辈眼里就是个怪胎,老实人。吹着自己都不信的牛,讽刺下自己的亲戚,也许着就是他们眼中的善于交际,不知怎么的,总是跟他们亲近不起来,我也想过是不是自己的原因,结论可能是吧,总认为是个特例独行的个体,也去迎合过,然而自己并不开心,去的去吧,还不如做自己呢。
最牵挂的不过是自己的父母,姐姐等至亲,也心疼他们,要不然这座城市真的让我一点留恋也没有,有了挂念的人才想记住一座城,自己前三十年的记忆边走边丢,已经所剩无几,好想能认真的过好每一天。
感觉自己生性薄凉,难以去跟人建立亲密关系,自己处理的一团糟,人生有时觉得好长啊,我才走过三十年,就已经遍体鳞伤,曾经以为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真的很开心,然而生活中又充满了各种烦恼。
好安静啊,反复世界上就剩下我一个人,看和窗外还亮着的几盏灯,满是凄凉。
分开后的第一个春节,看到所有跟你一起见过的东西都会想起你,太疼了啊,无数次的告诉自己要放下,要放下,真的明白什么叫睹物思人,我不想做个深情的人,也许我也不是个深情的人,但过往害死缠绕在自己的心理难以抹去,
我的人生又到了一个分叉路口,父母让我走的路,不想走,自己也没有了方向,一切的一切都被打乱了,实在不能拖下去了,到底应该怎么办呢,三十而立 ,深知自己立不住啊,我不能光考虑自己啊,还有我的亲人。
我从来没想过要去伤害其他人,但总是伤害到了别人。
2020,2020,1991-2020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一月二十六号,大年初一于滕州 

标签: none

添加新评论